木犀花

那个柳老师(浮涛)

慎入(ಥ_ಥ)慎入(ಥ_ಥ)慎入(ಥ_ಥ)
柳浮云×柳惊涛

现代。其实本文有前篇……但是文力不足没肝出来……关于租房子的一见钟情是因为在前篇里两人的房子就是在这,所以一见如故,之后的强行的一见如故都是如此……
这里因为需要把杨逸飞和柳浮云的年龄设定得一样,柳惊涛和杨青月的年纪一样……私设如山,逗比无脑向,你无法想象的OOC……

        柳夕在听到柳浮云分手的消息挺惊讶,毕竟女朋友是自己的闺蜜,没想到他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闺蜜[眼神死]告诉自己她输给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学校里教高数的柳老师——柳惊涛。她更不想提柳浮云喝得烂醉还借口在人家家附近乱转悠,看见那个柳老师跟音乐学院的那个可帅的导师两个人一人拎着购物袋的一边你说我笑的样子,凶神恶煞活像捉奸的丈夫,悲痛欲绝又像被抛弃的弃妇,又带着被绿也要选择原谅他的大度——冲过去扑着人家的脸又是啃又亲……别提多刺激尴尬了……不过,等他们在一起请通知我,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不是去搞事的,我可是他们爱情坦途上扮演炮灰的人唉……
         “你说实话,跟那个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乘叶炜社团有活动没法跟她一起,柳夕一下课就拽住了柳浮云,非要死得明明白白。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爱情这种东西,即使捂住嘴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吧……”
         “拜托你都上嘴了好吧……”
         看着小妹好奇又担心的样子,他只好开始了他的尬讲。
          “可能我中意他了吧……他是个加拿大华人,我的高数老师,他之前在加拿大工作最近才到我们学校,因为高数老师生孩子来给我们班代课。苦苦向杨逸飞打听只说他的未婚妻跟心爱的人私奔了……所以来美国换心情。他不怎么受欢迎吧,上课无趣又那些晦涩刁钻的题 而且无限面瘫,明明挺年轻的一人却像个古怪的老头。不过最初对他的印象并不是这样。”
         看着对面妹妹好无聊的白眼他小撮了口茶,冰凉的苦涩和清淡的花香入喉,他不在意地继续讲。
          “和他见面是在哈德逊河东岸几英里的小公寓里,我们恰好租的是同一个公寓,房东是那个神秘的杨青月,明明跟杨老师快谈妥的时候,柳惊涛一来杨老师就改变主意了,我当时那个愤懑憋屈的呦。我还跟他商量可不可以两人平摊,表示真的很中意这个公寓,然而人家不理会我对这个房子的渴望,我被柳惊涛递了一支烟后又被杨青月拒之门外。我又回忆了以前一见到这个房子像见到初恋情人般心动的傻样……”柳浮云顿了顿,看了眼杯子里水润柔软的花瓣,继续说下去。
         “后来就是不怎么愉快的课堂了,柳惊涛从来都没有注意过他,自己也是。再后来就是学校跟其他学校举办合唱团庆祝办校八十周年。柳惊涛竟然在乐团里是一个小提琴手,别问他怎么一眼就看到他的,可能是他领口金灿灿的弧形领针吧。然后就是大家私下庆祝了,杨逸飞叫他哥哥来玩,然而杨青月带来了柳惊涛……气氛冷却,杨老师就想着把气氛活跃起来啊,让柳惊涛来一段布鲁斯。当时柳惊涛几杯加拿大威士忌下肚,脸红气粗的样子有些散漫不得体。但有些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人可以把布鲁斯和电影故事结合在一起可以唱得这么好听。杨老师熟练地拨弄琴弦,柳惊涛用手指打着节拍。柳老师有些半醉,吞音有点严重,可是他的低音和恰到好处的变调简直迷死人了……就算别人不信,但我就是觉得就算房间里这么昏暗拥挤,我不管我就是觉得这首歌是给我一个人唱的。可是我忘记录音了,我整整回味一个了星期。”柳夕像是点燃了什么般兴奋又有点尴尬催促他继续讲,他晃晃杯中的茶,粉色的茶水在薄薄的玻璃壁里漾起绚丽的水波。
         “谁的心中没住一个小公举咋滴?”柳浮云无力地看着自家小妹憋笑。
        “隔天我就找柳惊涛问那天唱的故事出自哪里,他要了我的邮箱,回到家就看到匿名邮件里的《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觉得柳老师他真是……我是很适合跟他在一起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笃定。”
        “然后被杨逸飞拉去帮杨老师搬家,杨老师心情不好跟往常一样任性把看不顺眼的人拒之门外……我给杨逸飞发消息,他老是说等等等的,我索性就在下面溜达了——然后遇到了柳惊涛。他还请我去他家坐会,说什么青月等会就好了,帮你联系下他。他准备给我煮咖啡的时候发现家里没有了,他就带门出去买了。不知道怎么,我就突然觉得中意他了吧。当时明明是大中午了,可是就是觉得还是早晨,就像他躺在我身边比我早醒轻手轻脚地下床然后给我准备早点一样让我骄傲又感动的……然后他煮好咖啡端给我还问我要不要加点什么,我觉得我更中意他了……”
         “你别作了,直接说你被人妻之力攻略好了……”柳夕只好吐槽一下非重点,“所以这就是你绿人家的理由?”她还是觉得要谴责一下自家哥哥,虽然她有点激动。
         “我道了一天的歉,不过是真要分。我真不是有意的……我现在也要疯了……”柳浮云喝了一大口,含着两块冰含糊不清地讲,“而且他上课老喜欢说推导推导的……我老是忍不住用不靠谱的意思想……”
          柳夕用管子戳吸不上来的果肉,装作心不在焉道:“所以你就身体力行地把人家推倒在墙上吗……天哦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你试试约约他问问他怎么想的?
          柳浮云木着舌头回答:“现在完全是我一人乐,人家估计还什么都不知道。上次估计都想弄死我了……”
           “谁叫你中意的速度这么奇怪。”
           “我也觉得你答应叶炜的速度挺奇怪的,之前还坚定不移拒绝的是谁?”
           “那也好过莫名其妙的你!”

        柳浮云想到了假期约柳惊涛的方法。
         “你其他的科目都是A,就高数是F……作业不好好做,小组交流沉默,考试挂科……你对我有意见不打紧,你不能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我不是对您有意见……这几天我状态不太好。我假期想请您帮我补习……您假期要回加拿大吗?”柳浮云想着如果回就跟着他去加拿大,如果不回就天天去他家啊。
         “不好意思。我要回中国,回老家结婚。”柳惊涛一口奇怪的中国话但丝毫未觉不妥照样波澜不惊。柳浮云懵了半天才分辨出这糟心句子的意思。
          !!!!!!!!!
          “EXM!!!???”
           柳惊涛笃定地点点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喝了口柠檬茶。
           然而柳浮云还死不透地闷声问,脱口而出家乡话,“您老家哪的?您也可以领着学生回去看看喝喝喜酒啊。”
            “……”
           所以当柳浮云背着包坐在地铁上复习的时候还在想回老家结婚的事。还好只是他开玩笑随口说的,不过连老师自己也不知道自个儿中国老家在哪里,感觉这个才玩笑开大了……他还请缨纠正柳惊涛中文,柳惊涛也是知道自己的发音很拐杖的,简直了,听一次笑三天,麻麻这个老师有毒啊!
         “所以这个发音不是二声,……您这音转得有点可怕……”
         “我说的就是那样啊,你为什么不懂我?到底哪一个接近?”
         “……”
        柳浮云也懒得分辨哪一个错的最少,他看柳惊涛努力对着教材和镜子对口型的认真样,平时板着的面孔现在柔和下来,变得有些可爱?嘴有些干,唇形算是好看,正正经经的轮廓在嘴角微翘,含笑不浮躁的起伏,有点意外的孩子气。却总是紧抿着,把可爱的小细节过滤掉。
        在假期补习的期间他和柳老师的进展没什么质的飞跃,却有量的积累!他们一起去迈阿密海滩游泳!他们还去小哈瓦那看文化星期五的盛况!他学会了跳萨尔萨舞,可他的舞伴却有些笨拙,有几次差点栽倒!后来他的舞伴带着从他脸上搜刮过来的太阳镜坐在一旁的沙发里嚼着雪茄,不时给他比划鼓励的手势却不小心被古巴朗姆酒呛得红了脸。
         柳夕眼巴巴盯着水缸里爬行的紫白黑相间的古巴糖果蜗牛和自家哥哥一脸[滑稽]满头黑线,长腿老师送的了不起啊!谁支持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拐卖的呢!
         “你把这只蜗牛送我嘛,我的小公举借你几天。”柳夕举起小公举的喵爪,向哥哥挥了挥。
         “你又要蜗牛又要猫的,现在我可是有美女蜗牛的人了,不喜欢你那个高傲小公举了!”柳浮云脸贴着水缸向自家小宝贝继续[滑稽],蜗牛默默地躲进漂亮的壳里。而自家小妹噘着嘴气呼呼地抱着她的小公举抗议:“我们怎么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失宠了呢?!”

        新学期的补考他极顺利地通过了,为了庆祝他找了妹妹和妹妹男友以及一帮朋友,妹妹还是往常一样闹腾,还是长不大的小女孩的样子。他羡慕地望着妹妹和一旁陪着妹妹唱西班牙民谣的叶炜,是啊,他们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有一个温暖的家,有几个可爱的孩子。如果说他在考虑自己以后的人生伴侣人选的话,他的脑海里就被柳惊涛占得满满的,似乎不容他犹豫,柳惊涛就是他想要和他度过一生的人。对,就是那个无趣又枯燥的柳老师,连扭腰都会觉得难堪的柳老师,明明不是大姑娘到底矜持个什么劲啊……他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有点想入非非。
        这个学期他跟柳惊涛的接触明显少了,却越来越在意他了,他上课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从头到脚。现在他统计出了他大概比较喜欢加拿大的牌子。皮鞋都是清一色的黑色,不管是乐福鞋还是四分之一的布洛克鞋。休闲偏好莫卡辛风格,因为光这种鞋的颜色就有四种,而正式可能偏好德比鞋。偶尔会穿紫白黑的运动鞋,似乎美国本地的就只有不常穿的单扣孟克鞋。平时的打扮就是衬衣衬衣衬衣!不同的就是领子和颜色。喜欢穿伊顿领的蓝衬衣或者纯白的立领长袖衬衣,偶尔是各色的温莎领衬衣配着不同打着温莎结的大领带。不过他那校庆胸前的小巧别致的弧形领针就在家躺尸了。柳老师对他吐槽过锥形裤的弱气,柳老师的裤子都是直筒的,黑灰深蓝没其他。他喜欢轻便简单的穿着,就算是冬天也是伊顿领黑衬衫和一件缀着白毛毛的紫夹克,全然一副宝宝就是小火炉但请臃肿的人类跟我保持距离我要帅帅哒的样子。连校园外出活动都是人群中最自然健美的一个,在一群只穿一条裤子哆哆嗦嗦的腿里那笔直大长腿画风格外清新养眼。有不少男女拜倒在小火炉的切西尔靴下。他发消息好多次提醒他降温要穿多可这熊老师怎么跟他家静海一个德行,表面上答应的好,就是再冷也不穿多点。于是送给他一条千鸟格围巾,觉得灰色可能比较好配他?可那熊老师只戴了两三天就嫌麻烦把围巾晾在衣架上当摆设。
        有次超冷的周末突发奇想买了些食材想去柳惊涛家吃火锅。发消息他也不理,等他敲门的时候柳惊涛穿着大短袖满头大汗地一脸惊讶。进屋才知道柳惊涛的那几个乌龟不见了……两个人又开始满屋子地找乌龟。
         “冬眠的乌龟会跑吗?”他一边查看卧室角落一边紧盯跪着扒床缝看啊看的柳惊涛。
         “有一只乌龟已经不见好几天了,估计没命了。其他我明明昨天把他们放在鞋盒里今天准备埋掉,他们又爬出来了!”
         “别慌,我帮你找,肯定可以找到。”柳浮云谴责了下自己的小心思,认真地一处一处地找。他记得柳惊涛的龟儿子们女儿们挺多,有的才出生几个月。
         后来两人找到那一对龟夫妻,掘地三尺都没找到失踪几天的那只。然后柳惊涛把检查了下两只大龟把埋到沙子里。四只小的看到柳浮云在热棒的水箱里伸了伸头,小家伙们很乖,听话地卧在水下。
        “它大概是死了吧……”
        “不,是被迷路了被好心人养着呢。”
        “……”
        他们也没心思吃火锅了,不过柳惊涛意外地问他假期要不要去玩,他却因为回家拒绝了邀请,柳惊涛却突然对过年感兴趣了。他也乐于告诉这个假中国人真正中国的新年。柳惊涛告诉他要去巴西,可以每天打搅骚扰吗,柳浮云当然乐意,还要动向和照片!

        “来来来,看看你的长腿老师走到哪里啦!”柳夕凑过来看哥哥的手机,柳惊涛在海边和一群孩子踢足球,他赤条着上身跟一群孩子的合拍,下巴的胡须还没刮,脸上沾了不少沙子。他还发了一大段伊塔卡雷的见闻,他说:很喜欢当地的豆饼和薯泥,螃蟹和虾也很好吃,但口味重得说不出话……回去要好好锻炼,感觉多了几斤脂肪。这几天一直在晒日光浴,冲浪好几次被浪冲走……这里的椰汁怎么都喝不够。附带着一句巴西语,他说这是椰子的意思。
         “我要一脚踢翻他们的狗粮!静海看这就是哥他喜欢的柳老师!帅吧!这胸肌,这脸……啧啧……”柳浮云满头黑线,柳静海目瞪口呆……
         下一张是柳惊涛穿着酷似巴伊亚球服上面印着塞巴斯蒂奥的周边T恤和一个奖杯涂鸦的照片。再下一张就是巴伊亚宫的很多张照片,从色彩丰富的天花板到洁净的长廊。最后他和一个穿着摩洛哥风格小女孩的合照。
       

         后来柳惊涛从巴西回来给跟他联系要来他家把礼物给他。他起先还客气带什么礼物啊之类的我下去接你吧,然而旁边的柳夕抢声说:“来啊来啊我们等着你~”
          一开门就看到柳惊涛一身运动打扮,背着一个挺中二的包。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什么宝石、蜂胶、球衣、酒、茶叶、咖啡、蘑菇、蝴蝶标本、辣椒酱……柳老师你是去走私了吗……
          自家妹妹见到宝石之后嘴就没合拢过,更别提听到那一小盒都是红啊蓝啊黄的都是她的……就在小妹抱着宝石臭美的时候柳惊涛才开口:“你下次回中国时候可以把茶叶和标本带给你母亲和你弟弟。当然蜂胶还是柳夕的,咖啡是给叶炜的……”
         等柳夕走后,柳浮云打开刚到手的卡萨姆酒给柳惊涛斟了杯,金黄色的液体通透闪亮,在透明的墙壁中碰撞出华丽的回波,“这蘑菇怎么办?柳老师你知道不会做饭……”
        “我会,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做蘑菇汤。不是巴西菜,是中国的汤,你看我还拍了照。去我家吧,材料都是现成的,我可以教你。”柳惊涛跟那时候送他糖果蜗牛的样子一样,让柳浮云又期待又紧张。

        就这样类似于GalGame一样的情节发生得毫无悬念。他很少看见柳惊涛围围裙,就算那时候在补课他也只是煎个熏肉或者鸡蛋之类的应付应付。他的围裙是很中规中矩的样式,深得发黑的紫色,边缘还有一圈白毛毛……不过这圈白毛毛他超中意就是了。
        柳惊涛本来准备把排骨剁得更小,刚要下刀时柳浮云大叫一声:“慢着!”。“怎么??”柳惊涛诧异地问。“剁肉这种事我来我来柳老师我有当庖丁解牛的神操作!”他接过菜刀,柳惊涛去泡蘑菇削山药皮,却注意着柳浮云的动作。
        只见他操刀丝毫不拖泥带水,又有些风雨欲来的气势,几下子排骨就剁成规则的方块大小,无一有差。
        “……你不会是穿越又失忆的中华小当家吧……要不是之前你连火腿都不会煎我都信了。”柳惊涛接过被柳浮云三下五除二削皮切片一气呵成的山药不由吐槽。
         “哼哼真正的中国人可都是个个有盖世神功呢学着点吧柳老师!”柳浮云昂着头笑得猖狂。
         接下来锅里水开了,柳惊涛把排骨倒进去氽血水,柳浮云就跑到水缸那里探望龟儿子龟姑娘们了,他们被照顾得很好,有两只靠在一起像是在交流。我的美女蜗牛也很可爱啊,可是刚刚忘了让柳惊涛看……
         后来他就干脆坐在客厅里天人交战?——却始终想不出GalGame的选项,现实怎么会像GalGame一开始就有路线和目标。外面又开始下雪,他想起圣诞节柳惊涛送给他礼物后两人长久的沉默,那时候的雪比现在可大多啦。柳惊涛犹疑地凑近他,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天旋地转,他就那样盯着柳惊涛孩子气的嘴唇,柳惊涛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地吻了下他的鼻尖就转身。而自己叫了句柳老师等他转过头就疯了样拽住他猛地亲上了一脸复杂的对方,像是抛弃了羞耻心和自尊般不管不顾地在大街上亲吻他。他感觉到对方挣扎了一下就包容自己的任性,甚至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手心安抚着自己的紧张和不知所措。他发誓这次的亲吻比他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深情,他如此亲近他仰慕爱恋的人,到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饭毕,柳惊涛单曲循环《傲气傲笑万重浪》,把这几天堆下来的碗放到洗碗机里,倒上清洁剂,其实这个过程不到三分钟。但他却用了五分钟。因为柳浮云提议这个音乐多适合搅水缸,过不了这个瘾就来一起洗碗呀你就会发现你洗的不是碗你洗的是整个旧中国——然后成功的作死了两只无辜的碟子……

         最后一个学期过得心满意足又甜滋滋~柳浮云每天对他高数老师亮晶晶的眼神已经不能控制……每天被自家妹妹嫌弃十次以上。他已经见过柳老师的爸爸们,爸爸们似乎对他满意极了,就算他们不说但看到他们欣赏和鼓励的眼神他就明白了!爸爸们都跟柳老师和自己一样帅啊!
         柳惊涛还是一如既往地教书,他也一如平常地送他回家。
         他们会在酒吧里跳舞,那时候柳老师的衬衣不再扣得位于喉结之下,柳浮云会把柳老师的扣子解到最让他放松又在接受之中,他老是有细心的魔法,当然他的魔法有时候还是会失效。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柳老师已经那么好了。在亲吻着他,留恋他口中比尔森啤酒的醇香时,柳浮云分心地这么想,而后沉浸在让他着迷的亲吻中。柳老师不理解他对尬舞的热爱。其实自己真没跳得很尬啊……但柳老师喜欢印度舞,尤其是卡塔克舞和曼尼普利舞,还想去印度拜师学个皮毛。但他们去学非洲舞一下子就停不下来,什么尬舞不存在的,但是在晃臀的动作之后讲道理两个人都接受不了。
        他一点都不觉得柳惊涛胖,在柳惊涛坐过他腿上还没提气得出这个结论。然而柳老师坚持认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太堕落,可惜了他霸气的一字马。他也不得不给跳绳的柳老师计数;柳老师的乒乓球打得太烂但羽毛球很漂亮;柳老师的腰很不错可以一口气做一百一十九个仰卧起坐;柳老师俯卧撑有点菜可是撑着努力的样子很有趣而且肌肉的形状很好看。在柳惊涛无意瞥见柳浮云的偷笑后两人来了场扳手腕的对决,然而柳老师的右手被碾压,自信满满的左手跟自己势均力敌。你是不是在跟我比之前吃了大力菠菜?柳老师疑惑的嘀咕让他暗戳戳萌了好久。
        柳惊涛貌似喜欢卡通之类的东西。他们参观了很多风格各异的漫展,收藏了很多关于中西方英雄的漫画。居然还临摹,上次还送了他一张灵魂画风的孙悟空……但他不喜欢爱情故事,就连那个《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都是陪爸爸们看下去的。可是我喜欢爱情故事啊,听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冷遇他有些难受,而一起讨论黄飞鸿时柳老师还是很乐意一起唱《蝶儿蝶儿满天飞》的。

        后来的后来,柳浮云快毕业了。柳夕问他哥:“还能听到柳老师的蓝调好声音吗?”
        “不好意思他已经给我提前唱好了没灵感咯!”柳浮云豪饮完剩下的葡萄汁,回味般地舔舔嘴角。
        全校毕业典礼上柳惊涛又跟杨青月混在一起,两人立在角落各自拎着琴盒侃大山,他们一个想象着浙江的美味另一个则思念故乡的水土。柳惊涛的白衬衣上没有柳浮云中意的金色领针而是系了条精挑细选的深蓝领带,中规中矩黑西装,漆黑的德比鞋,俨然一个有模有样的人生导师。不一会柳浮云跟杨逸飞过来了,柳浮云望着旁边给杨逸飞整理学士帽流苏的杨青月,歪歪头,柳惊涛刚要整理他帽子的时候柳浮云却抢先纠正了被弄的只有一点点紧的领带。“是不是起晚了,点睛的东西就差点糟蹋了,不要紧张嘛。”柳浮云重整了下领带夹的位置又理了下深灰的袖扣和上衣下摆。“到底是谁毕业?我一年一次无所谓你可是一辈子一次好歹紧张下走个情绪过场……”柳老师别扭地后退半步,柳浮云还是坚持给柳惊涛调整鞋带的绳结和西装裤末的褶皱。
        过几天陪叶炜来的柳夕就在包厢里看到老哥一帮子损友在和几个妹子尬舞,柳惊涛和杨青月杨逸飞坐在角落里斗地主。WTF?!这退休爷爷带熊孙子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老哥你不是恨不得吃饭尬舞睡觉都想着你柳老师吗?现在为了尬舞连柳老师都不要了?!
        而后柳夕发现自己too young too naive[眼神死]尤其是老哥尬完舞柳老师递水他们两个笑着低声说话那样子,你们当旁边的杨老师杨逸飞是死的吗?!而后的而后两个人承诺永远在一起永远不结婚。老哥拽着柳惊涛想一起尬舞,遭到回拒后搂着柳老师旁若无人地吻他。不知谁的口哨声引得大家看向角落瞬间炸锅……柳浮云还扔出柳老师的蓝领带,领带被大家疯抢……在周围的yoooooo和尖叫中杨老师拍了一张又一张。我的拍的没有杨老师的清楚!混乱中的对比差别太大柳夕决定要再挤到前面去。

        过了些年,柳惊涛的龟儿子送人龟姑娘生了几窝,柳浮云的美女蜗牛已经是老姑娘了。柳夕的孩子已经二年级了可是柳浮云和柳惊涛还在非洲瞎转悠。照片上两个人的脸上都晒出了墨镜印,胡子拉碴。老哥揽着柳惊涛笑得灿烂就像他们身后的太阳,柳惊涛抱着一只受伤的狮崽并没有看镜头。叶琦菲却吵着闹着要那只狮崽,叶炜怎么哄都没用,他老哥还添乱说什么舅舅给你偷一打回来,你说气不气人?!
        杨青月把工作辞了摇身一变成为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拿奖拿到手软,还一度承包世界权威音乐杂志封面。杨逸飞成为学校里最年轻的音乐教授培养了很多杰出的学生。柳浮云柳惊涛差不多跑遍了大半个世界,他们的旅行箱上贴满了各种酒店经典的或者时髦的贴纸。他们会在假期旅行中去听杨青月的音乐会,杨青月还会拉着杨逸飞柳惊涛在街头一起即兴演奏,柳惊涛的小提琴有些生疏了。但柳惊涛的布鲁斯和杨青月的琴声配合得十分默契,柳浮云这几次可没忘记录音。柳浮云则在他们休息的时候会来一段八孔箫独奏。柳静海和唐书雁在凯布尔海滩照结婚照,柳浮云充当打下手的,还说:“两人在一起不容易啊不容易,柳老师我们什么时候也照个相?”他们一行人两两骑骆驼,柳浮云照顾着前座的叶琦菲,单骑的柳惊涛就乘柳浮云对骑骆驼乐在其中的时候给流浪汉打扮的柳浮云来了张尬照。柳浮云对柳老师把两男人的大背PS一起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照我晒的红一块又脏的黑一块的背???还有你让谁照你背了???”

        叶琦菲小升初的时候柳浮云在加拿大已经工作两年。柳惊涛的之前的龟姑娘龟儿子接二连三地失踪了仨,柳浮云的美女蜗牛早已去世几个月了。柳浮云的同学已经有很多都结婚了,他和老师参加了很多场婚礼,可是他们仍然不打算结婚。杨青月还是那个高冷任性有一大帮世界迷妹迷弟的大帅哥,杨逸飞变成了兄控的单亲爸爸。两兄弟照顾儿子的样子有趣极了,柳惊涛柳浮云也带着他们孩子去浙江玩了一遭,两人发誓吃遍大街小巷却因为害怕脂肪硬化而作罢,但小孩长胖了不少。杨青月有个关于柳惊涛从小到大的相册,可是柳惊涛总是阻止他拿出来。相册至今还是个谜,柳浮云翻着两人的相册思索着,里面有他的蜗牛好姑娘;柳老师的乌龟一家人;两人在中国过年的全家福;柳老师的帅爸爸们;杨青月杨逸飞两兄弟;自己和一大帮朋友把酒言欢;柳惊涛在马拉喀什听别人讲故事,当时他一身jellaba却穿着运动鞋,脑子一热买的Babouches至今还压箱底……最多的还是柳惊涛有意无意拍的自己:最早的是在小哈瓦那跳的萨瓦萨舞笑得不知道姓什么的疯样;最尬的是在奈良给小梅花鹿喂仙贝,鹿还没吃完就耐不住洪荒之力撞他,他机灵得一个跳跃躲闪;最帅的是切菜的苏样;最近的就是工作升职两人庆祝他开了一瓶白兰地。

         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杨青月和杨逸飞成为了他们邻居已经有三年了,两兄弟有一个宽敞明亮的琴房,还有两个可爱的孙女。杨青月老是督促柳惊涛不要荒废坚持练琴!柳惊涛不断让杨青月试吃花样的DIY浙江小吃。四人乐于在两家间相互蹭饭附赠观赏性极佳的华丽刀功服务和世界级音乐享受。柳浮云柳惊涛满屋子找他们该冬眠却不听话偷跑出来的乌龟已经有些吃力了。柳惊涛还是那个让男女老少拜倒在切希尔靴下的小火炉,柳浮云给他买的不少的围巾帽子手套也会戴一些了。柳浮云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了一群有萨摩耶的尬舞对象,柳惊涛还是坐在一旁,却不再嚼雪茄或者斗地主——他迷上了柳浮云尬舞对象的萨摩耶们。叶琦菲追一个叫赵涵雅的女孩子。柳浮云有些闷闷的:“才多大就早恋不好好学习?!”叶炜呵呵一笑:“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她会搞事多了我们撕的还不够,是不是还想跨洋做王母再过把瘾把你能耐的。”自打脸的柳浮云告诉柳老师早恋的坏处,柳惊涛则询问:“两个人什么时候结婚,外甥女的婚礼是不是要去波兰?”柳浮云有些心累:“合着你参加婚礼就是去玩的,其实我觉得应该是佛山,那丫头从小喜欢十三姨balabalabala……”
        二十六岁的叶琦菲准备和赵涵雅结婚。
        “所以可以去佛山找黄飞鸿了。”柳惊涛给柳浮云递杯乌龙茶坐在旁边看屏幕里两个青春靓丽女孩子的如花笑靥。旁边的柳浮云一副感动又难受地点点头。“我们还要去蓬莱仙岛东胜神洲还要去西湖断桥还有balabalabala……”柳浮云连连点头,茶水晃出来流到碟子里。他们坐上飞向中国的飞机,柳惊涛跟一个巴西女孩聊起了航空时代的到来把足球发扬光大的历史,咖啡贸易对全球化的推动,以及对巴西菜的深刻印象。分别时那女孩热情地拥抱了柳老师,还邀请他来所在的大学玩。柳浮云终于从装作看风景和瞌睡中振作起来,扶了扶柳老师的眼镜,把刚买的西柚汁送到他嘴边。
        唢呐和喇叭吹得喜庆,锣鼓喧天,大鼓咚咚。从轿子里下来的新娘都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柳母笑得十分开心,叶炜也开怀地跟柳浮云柳静海拼了好几杯。柳浮云擦掉妹妹脸上的眼泪,都那么大了还哭,老哥要笑话你啦。新娘子们过来谢谢柳惊涛,说是什么就是舅舅柳老师两个人才让她们想通还要谢谢他和舅舅劝妈妈和外婆。柳惊涛扶了扶鼻梁滑下来的眼镜接着给新娘们来了好几张尬照。
        你是不是得改一改一言不合就尬照的习惯虽然你不发朋友圈不猥琐意图单纯尊重隐私但总是防不胜防啊,忘了之前拍照被狂宰的教训了吗……柳浮云刚准备提个建议,但看到柳惊涛对舞狮的队伍一阵猛拍后把他招过来跟狮头小哥合照里笑的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柳老师这么可爱有这个习惯怎么了?!谁还不能有个无伤大雅的嗜好了不是!!柳浮云收声连忙再拍几张柳老师。

        柳静海的孙子已经上了三年级,杨青月的相册已经有满满一个小书架了,杨逸飞的孙女们回到了父母身边却总是一天三个电话闹腾爷爷们。柳惊涛已经退休八年了,他每天给杨青月做已经熟能生巧的虾子面,他的行车记录里从未有违规,他的中文还是洋里洋气。柳浮云退休后开了一家小书店,里面有很多给孩子看的绘本,可是不知为什么也变成了他们办音乐会的场所……柳浮云觉得柳惊涛把一个孩子抱到腿上其他孩子围着他听他讲故事的画面他可以看十年。柳惊涛很会讲故事,声情并茂而且意境幽远。孩子们喜欢缠着柳老师让他讲一个又一个旅行故事——角马迁徙去马赛马拉激动人心的盛况、危险旅途中诞生的脆弱灵魂、塞伦盖蒂代表生命和希望的雨水;波兰滨海的条顿骑士团城堡和过目不忘的格但斯克金箔酒;佛山的龙舟龙狮文化、民间英雄黄飞鸿的无影脚还有他们可爱的外甥女们……直到他们的父母催促。
        你一定是个成功的爷爷,你对那些孩子总是那么有办法。柳浮云写故事的时候不由赞叹,活动下自己有些酸痛的肩膀。
        你也是爱小孩的爷爷,他们多么喜欢你送他们的卡片。柳惊涛整理好书本,一只手拿起新写好的卡片,另一只手捏按柳浮云的右肩。
       帮忙勾线吧柳老师,感觉今天可能要晚些打烊了。柳浮云晃了晃手中的毛笔。
       出错了你要帮我补救。过了一会柳惊涛面露难色,瞧着一脸果然还是这样的柳浮云。
      
       他们仍然没有结婚,也一辈子不会结婚。他们参加过不计其数的婚礼,在旅行的途中,在共同努力的生活中。他们也参加过一些葬礼,在路上的旅行里,在相伴苦涩的生活里。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会死去。他们幸福一生,相伴至死。

Fin.

批矮四:大概是高考完的夏天码出来的尬文,今天听到一首歌想到他们了。那时候超级苏大当家,很想拉个郎,因为感觉二当家和大当家在一起肯定很有趣,那种日常很吸引人就妄想着写出来了。不过真的感觉人崩得很厉害啊……希望能让大家吃下这难以下咽的安利(・ิϖ・ิ)っ假如看完之后你产生了唉这两人在一起真好啊这样的想法就好了(梦里什么都有裹紧棉被默默哭泣)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