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犀花

HIStory(Right,right,right.)(1)[sg红蜂]

sg红蜂!!!
这篇大概是CONTACT的前传[呵呵一个pwp要什么前传我又暴露智商了]

请把镜像的性格套用到正常宇宙中,毕竟我对镜像宇宙的了解实在有限,所以请把思维转换到正常宇宙

(虽然很久之前看了玻璃渣漫画但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用余烬代替了火种╭(°A°`)╮我就是假粉了←_←文中都提到那么多次火种啊普神这种存在也不好强行玻璃渣,那我就勉强正常宇宙啊哈哈哈哈←_←)
私设如山,涉及接口不洁等等等等

超超超OOC OOC OOC

一切设定都是为了吹cp
哈哈哈哈来继续受苦吧……

“hey,big head,看来你真的很忙,不过我喜欢红色!”黄色小个子向旁边的威震天亮了亮光学镜,吹了声轻佻的口哨,绽开大大的笑容,尽管讥讽和抗拒占据大部分。
“Yeah,Pretty Head,你的小把戏是不是跟那个铁桶一样,来吧来吧,收拾他的烂摊子吧。”小个儿态度嚣张,脖子上的外显管制环闪着危险的红色光束,了无兴趣地打量对面坐下的红蜘蛛,敷衍地招了招手。
“您好,小先生,您可以称呼我——副教授。与威震天教授的目的一样,社会行为中的未成年犯罪心理实验。可能我要重新复述一遍,威震天教授的课题是测试最新的预防犯罪方程式和实际行动的吻合度。错误不是永恒的,选择正确的道路总是艰难困苦的。你不该灰心,打起精神吧小先生,你有权利争取自由。”红蜘蛛想起威震天跟他讲述关于这个少年犯的种种劣迹,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盗窃敲诈勒索窃听聚众斗殴贩卖违禁药品故意纵火——未来强制剥离火种执行名单上的一员。
对方无所谓地蹭蹭轮胎,懒洋洋转了转光学镜里的银色光环,百无聊赖地交换废气。
“帮助你是我的义务,是否配合是你的权利。我不会强迫你,但我期盼你能接受我。”红蜘蛛发誓这些话是真心实意的,尽管他知道这话有多少有些流于形式,过分的亲昵会让人误会,太过冷漠又公式化,但他显然都犯了禁忌。他急忙补充说:“你乐意跟我说点什么吗?你看来很热衷观察我的机翼,等你释放了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载你去你想去的目的地。”
“不不不,小飞机,pretty head,你怕是脑模块中病毒了。”红色的光学镜耀眼刺目,他又笑个不停。“何必这么小心翼翼、低声下气、看我脸色?我不值得你如此,这你我都清楚。”他抬高头雕,直视红蜘蛛,认真又不屑一顾,“但你很重要,我没有你就不行,我的命是你的。你和你的天真朋友一样,以为这很公平。”
“别这么感情用事,小先生。看到你生还是我的荣幸之至,别再一意孤行了,这会再次毁了你。别有这么多顾虑,你的未来一片光明。”

“sg002-012机体充电正常,换气装置正常,加密墙破解完毕,未知威胁可能性2.68%,下一个。”
“来接12号吗?他今天表现不错,我们得考虑缩短观察时间了。你的16号今天很高兴,你得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哈,那是因为他把我的能量餐吃得一点不剩,他看起来饿坏了,当然我也是。”大黄蜂笑得龇牙咧嘴,向后面新来的羞怯小个子16号招招手。

“你的好意不用这么折磨自己,有时候我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你。”红蜘蛛切着能量土司,看着对面的小先生迫不及待地涂上新鲜的蜜酱,他不由自主地切多了点。
他看起来真的高兴,红蜘蛛悄悄注视他。盯着他忙碌着涂着蜜酱的小手,蜜酱艳红的颜色,如同听着他说着见闻闪闪发光的光学镜那样可爱。
“但我很开心,难道不是我和他都很高兴吗?Right?Pretty Head?”他举起溅到手指上的凑近飞机的嘴边,当红蜘蛛低头犹犹豫豫要张嘴的同时,调皮灵巧的手指顺势一抹,掠过嘴唇,留下甜腻腻的香味和触感。
Right,right,right,我也是,我也是。
红蜘蛛心里默默回答,他是真的跟一个老朋友一样为他感到高兴。

后来12号和16号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他们走出研究室,成为模拟观察对象。
红蜘蛛听说那个明黄色的12号小个子如今的模样,认真勤恳,礼貌谦逊。他在一个文具工厂里当临时工,也身兼数职,有时在油吧伴奏,有时在当版面校准员。
“12号太努力了,超出我们的预想!”监督员不时感叹。
“他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他真是好样的。”
“我为他感到骄傲。”

红蜘蛛拽住油吧里狂魔乱舞中沉迷高纯和致幻药物小个子,他之前看到小个子环着对面人的腰,手指不怀好意地引导对方伸向自己对接面板的暗槽,游刃有余地回吻。
小个子惊讶地看着他,不过只有短短的一瞬,随即毫无羞耻心地朝他暴露出即将开启的对接面板,在他气得离开后不放心回来的短短几塞分成功地跟16号在油吧外的
暗巷里滚起来。

他去文具工厂找12号。里面千篇一律的都是小体型的赛博坦人,都带着口罩头盔,一副井然有序的千篇一律。正想联系他,却发现他并不知道12号的全名,也没有他的私人通讯方式,监督员才有这种资格。
天知道他怎么在这些小个子里找到他的。
他扯下头盔,带着口罩:“是来继续那事的吗,哥今天不爽改天再来吧。”
“我被你的表演麻痹太久了,你费尽心思地愚弄身边关心你的人,你不觉得你错了吗?”指责脱口而出,尖锐而炽热,红蜘蛛后悔自己直接伤害他,但他无法收回刚说出的话。
“哦……抱歉,我想说的是,我信任你……”
小个子把头盔再次戴上,悠然自得,但他的光学镜死瞪着红蜘蛛,“我他渣的根本不在乎!”
“不管是你还是那蠢得要死的实验都该死、毁灭、炉渣!我就是不劳而获、挥霍无度、四处作恶。我好不到哪里去,你也烂透了!”
红蜘蛛希望小个子能冷静下来,但小个子冰冷的声音继续:“我可以听你抱怨、指责、控诉我,你可以把一切推给我,然后为维护公平正义上交失败的实验报告,目送我进入强制剥离火种的舱室。为了实现你和你朋友的构想,你得尽快!”
“那不可能!我也不在意你怎么揣测我,但我绝不会那样做。说另一个问题,你怎么能能让16号跟你一起违法乱纪?先是教唆小偷小摸,再是非法赌博,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他急切地想从对方的光学镜里看出来悲哀、后悔的情绪,但显然他大错特错。
“他是你们的朋友,你们这群大脑模块装着十万个石油兔子的人为什么要放那个蠢货出来?圈养生活是他的理想乡,所以他换主了,但他不听话,我想让他跟我一起走上正途呢。”小个子随意轻率的谎言让红蜘蛛的愤怒情绪面板罕见地启动了。
“看来你早知道了……就算他现在因为内植入管制语言激活强制终止程序躺在实验室里快要熄灭火种了你也不想理他吗?”红蜘蛛整理好线索,真相让他心寒,他艰难地换气,愤怒难过的情绪主控他的系统。
“我对这些与我无关的事没兴趣。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引到那里以各种捕风捉影的怀疑开始以前的看管?现在我是半自由民,我珍惜我的自由。”他吊儿郎当地耸耸肩,看好戏般地喝彩,“倒是你,不是最喜欢这种浪子回头忏悔祈祷的可笑场面吗?这种场合你居然缺席,你的火种不会痛吗?”
“我的火种,它当然痛苦。我发誓那里不会限制你的自由。求你了……别这么不屑一顾,不要无所顾忌地拿那个可怜孩子的生命开玩笑。他只希望见到你——这是我来找你忍受你的理由。拜托你,不要毫无怜悯心,别再让他的脆弱暴露在大庭广众下。他需要留着最后的尊严去见普神。”他恳求那个小恶魔能心软些,他的心倍受煎熬。
红蜘蛛紧抓他的肩膀,似乎让他不耐烦了。那个小恶魔摘下口罩,笑得灿烂,清亮悦耳的声音。
他几乎被那个孩子般可爱的笑容感染了,他觉得那个孩子有些希望了。
“Right,right,right……”他轻点小小的头雕,不合适的头盔在头上摇摇晃晃。

被一群执法监督员押送到实验室,维持着高度危险警戒状态的12号一直保持着高度配合与惊人的沉默。
“我拒绝对12号的扣押,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在与我争论。”红蜘蛛对执法监督员长官抗议,他谴责道:“我的工作是研究少年犯的生理心理反应情况,进行引导和改变,并相应的给予他们人道救助和法律救济,不是暴力监禁。你们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你们就释放12号,向他道歉。”
长官难以置信地看着好脾气的红蜘蛛如此较真,耐心解释:“副教授,您是个明白人,我不想诘责您太多。第一,您该明白实验品与实验人员禁止私下接触;第二,12号涉嫌走私高纯;第三,12号是16号内植入管制语言激活强制终止程序的头号嫌疑人。”
“同意,不能再继续执行怀柔政策了。我刚对12号进行记忆模块的彻底扫描勘察,这小子狡猾极了,他提前提取记忆,现在那里只是一堆没用的垃圾。”
“我们知道你有一副好心肠,我们对此表示尊敬。但希望您理智些,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您一样品德高尚。”
“12号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需要更多的管制教育和实验改造,像12号这样危险性极高的少年犯流窜到社会上是很糟糕的。”
这些话似乎逗笑了安静听数落的小个子,哈哈大笑地望着远处运出来的16号遗体。

“谁他渣地关心16号的死活!”哈哈大笑的小个子仿佛下一刻就会嚷嚷出来。
红蜘蛛才有一种被羞辱感,这让他难以启齿又痛苦难当。他无法处理这些负面情绪弹窗,他也计算不出12号最后那模棱两可的回答。
“你可能需要休息,我的朋友,你看起来太累了。”威震天担心地看着自己沉默的老友,安慰道:“你得相信我们的监督委员会会好好处理,你得专心投入到充电中。”
“不,我的挚友,你不明白。”红蜘蛛交换了一下废气,“我为他申请司法鉴定,是因为我相信他是无辜的,并不是想让他的过去被一遍一遍地翻来覆去被大家当做实验资料来研究。”
“这让我很难受,我们的实验是政府支持的,实验过程中可以共通执法司法,这已经发生多次争议讨论。我知道我为一个实验少年犯大动干戈——这有悖常规,但我还是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不做的话,我的火种会厌弃我,他会背上莫名其妙的罪孽。”
威震天决定帮助他烦恼的友人,他建议:“你需要去见见他,他需要为自己的权利发声,你得更有信心,我们得帮助他。”
“我这几天都在拘留室外边徘徊,他不想跟我沟通,他和司法人员的交流我也无权知道,我没法帮助他。”红蜘蛛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

“我以为你恨我呢,居然还有面甲来见我?那我决定了——等我出来了我第一个干掉的就是……”12号在走廊里被看管着进食能量块的空隙里他终于听到他开口说话了。听到威胁话语的监督员立即启动武器装置,蓝呦呦的光束无情地对准鲜红的光学镜,小个子立马噤声老实进食能量块。
之后他被送进全透明完全内外隔音的审讯室,小个子还是老实得不行。
监督员头疼地接过严格筛选的能量土司和能量蜜,好心劝解红蜘蛛:“副教授,您这是浪费善良。像他这样屡教不改的准累犯,不值得的,您太纵容他了。”
威震天看着忧虑的朋友,出言阻止“长官,你不能如此武断。也许他有罪而且不可饶恕,但他目前还是清白的半自由民。”
红蜘蛛望着瞪着他做鬼脸又突然移开视线面无表情的小家伙,有些难过地朝他招了招手。
“希望您能善待他,他是个脆弱的小家伙,他值得我纵容。”

tbc

批矮四:
虽然这篇看起来完全是我脑子不清醒的原创,但是但是我还是想说我还是动用了我锈掉的脑子,思考了到底谁是这篇的另一个主角。
bbb毋庸置疑,他的表现和表达都是我[自认为\(≧▽≦)/]写得很用心了,我尽量贴合未加入欺扯人[hhhhh我一打这几个字就想笑]的bbb的性格[还是无比欧欧洗啊]。
另一个主角我就小小犹豫了一下。因为必须是非他不可,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做那件事,由此触发了一个导火索,开始cp的碰撞[我最喜欢的场面( •̀∀•́ )]。
镜像的虎子都辣么辣么可爱,辣么辣么甜甜甜,辣么辣么软软软[你冷静]说白了就是难写,性格突出我也写不出来[别打了(ಥ_ಥ)]。
说了那么多,我觉得镜像小红很软,由内而外的,就是觉得他跟镜像bbb合适[谁也别想去掉我的滤镜←_←]
不要听我胡言乱语啦,其实这里面的一切设定都是为了吹cp[打死打死]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