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犀花

HIStory(Right,right,right.)(2)[sg红蜂]

HIStory(Right,right,right.)(2)

嗯,接着上一篇的……HIStory(Right,right,right)(1)

PWP ENTRY
ooc ooc ooc
请把镜像的性格套用到正常宇宙中,毕竟我对镜像宇宙的了解实在有限,所以请把思维转换到正常宇宙

(虽然很久之前看了玻璃渣漫画但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用余烬代替了火种╭(°A°`)╮我就是假粉了←_←文中都提到那么多次火种啊普神这种存在也不好强行玻璃渣,那我就勉强正常宇宙啊哈哈哈哈←_←)


红蜘蛛终于获得探视的机会,他几乎没有犹豫地踏入宽敞的房间,一眼就看见趴在桌子上专心致志的小个子。他抬头,表情有些不自然,光学镜后面的银环转个不停,等他调整好情绪面板的时候看到对方笑得像只机械恐龙。

“你需要给我添上一对三角翼,那样我会看上去更健康。”红蜘蛛半开玩笑地教小个子画上一大一小的三角形。

小个子却努力把机翼画得对称美观,“你说这幅画应该加上翅膀我就加上了翅膀,你之前也说我没有经受过合理的教育,他们说是我自身的恶性和社会的偏差带给我错误的指引才致使我是个坏蛋。罪恶由内而外地腐蚀我,我是他忠诚的仆人。我说不过你们,也许不是这样,也许是这样。”

线条生涩、笔法生疏、比例感人,但是画面上的自己变得更可爱了些。红蜘蛛的审美系统得出一条奇怪的计算结果,他接受了这个错误,删除重新运算的提议。

他擅长旁观,乐于研究,为真理着迷。他见过太多像12号这样的实验对象,他们大都与面前的小个儿大同小异——未接受过系统教育、缺乏理智、无视法纪、品质低劣、有着肮脏的背景和毫无希望的未来。

他一直相信的,他们的成功将会是实验对象人生的改写,让必死的未来扭转为生,千千万万的罪犯将得到宽恕,取得完整的人格权,获得尊严和自由,成为回馈于社会的优秀劳动力。

而他们的研究的方程式将会是记录到史册上的伟大发现,一场激动人心的改革。对未来赛博坦刑事案件数量的减少,司法成本的节省,时代振兴之类的等等是革命性的创举。

他不止一次地构想过那样和平繁荣的赛博坦。

他也不止一次地为无期的创举粉饰太平。

反反复复,永无休止。他见过有些实验对象程序上的浪子回头,遗憾过因管制语言激活而受伤的实验对象,领会过扮演12号现在角色的倒霉鬼……

温暖的火种在小个儿来来回回修改机翼的忙碌中燃得沉重炽热,红蜘蛛惊异这感觉。

16号的结局是一个实验对象理应承担的损失,总会有误差,谁都不会知道误差会发生在何时何地。

像是这样。

“……我为之前的失言道歉,我为我的无耻感到无地自容。”他看到小个子无所谓地继续涂涂画画,用数据板内置初级色彩面板调色。但他不知道怎么运用得合意,毫无章法的调色再加上胡乱上色一气,整个画面糟透了。

红蜘蛛说明来意:“我会与上级协商为你安排学校,你可以受到理想的教育,会拥有新的生活。克服半自由民的身份,努力改变现状。教育能够改变命运,你不会再一无所有,你将如获新生。”

“你很了解我,但我现在不想要那个。”对面的小个子摇摇头,撇撇嘴角想把悲伤的表情尽量让监控里的看起来更真诚:“我一定要配合长官们的调查,尽快让他能够安息。”

12号请他喝了一杯参着不知名杂质的高纯,他苦不堪言,而他笑得把还未咽下的高纯精准地喷到了他的脸上,先不管是控制不住还是故意,罪魁祸首还没道歉就兴冲冲地奔向雨中。也不顾装甲上花了的廉价漆,迅速地消失在视野里。他的声音还带着刚刚的欢快:“高纯节快乐傻瓜!”

那个还有几个行星周期才成年的小个子的发音糟透了,他甚至还分不清傻瓜一词的发音中组合音的主辅。

他被这有趣的发音呛得半天没缓过来。

后来他们除了固定检测的日期也会偶尔见面。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落拓样,带着工作的疲惫。用奇特的发音悄悄和他抱怨新老板的吝啬,努力踮着足部推进器给他倒高纯,乘人不注意吃掉他盘子里的能量块,毫不客气地捞走他身上携带的所有塞币。

他心情不错会跟红蜘蛛说距离学费愿望的实现,并邀请红蜘蛛来得再勤些。他也不介意红蜘蛛对他口音的发笑,反而比红蜘蛛笑得更欢,红蜘蛛总是对此抱歉不已。

“Prety head ,你真是傻瓜!”他毫不在意地敲敲头雕,调大发生器的音量,“你不必为此感到抱歉,比起一次一次诚恳到不行的道歉我更喜欢你的塞币。”

“我再来两次,就两次,剩下的得你自己赚。赚够试学费,你就可以带着教授的推荐信和植入实验投入程序进行学业了。”红蜘蛛被闹哄哄的音乐和不断抚摸他机翼的手折磨得火种黯淡。

“你对我的殷勤情有可原。”小个子笃定地点点头笑道。红蜘蛛把空杯子推向小个儿,反对道:“我不赞同你的观点。这确实研究范围有所扩大,利于完善。但我是出于优先于你的立场来思考行动,也征得你的授权。而且这对你有益无害,我不介意你的误解,你总有一天不会这么偏激——哦,我是说你需要理智,还有……”他的话被一个涂装黑白相间的青年打断,青年急于表达爱慕的样子热切窘迫,一连串的问话让他的运算速度更迟缓了。

后来小个子戏弄他,明明表情精彩却声音细微:“你真好玩,Prety head……你的周围总有可笑的傻瓜,那些傻瓜崇拜你、热爱你、痴迷你。还记得那个冷冰冰的助理吗,他不止一次地骂我不知好歹了,他尊敬你;在我还没见过你之前——就是那个Big head,他总是赞美你,我发誓比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他能做的,他珍视你超过他自己;而我却讨厌你,你明明喜欢操纵别人命运,却摆出一副人道主义的伪善面孔。”指向离去的青年,隔老远都能感受到他的伤心,“我想你一定很受用人们对你的赞美,这让你忘乎所以,光环让你丑陋不堪。就算当时你的道歉再恳切,也无法遮掩你当时高高在上接受褒美的喜悦。”

红蜘蛛不知如何回答,说出不确切的答案:“也许这样的回答有些自负,但事实上我不缺那种……被追随的荣幸……这一度让我很困扰。当然,我愿意为威震天做任何事,绝不后悔,他是个值得我为他牺牲的伟大的人。而你……虽然我还不知道叫什么,但你感觉到你的幸运了吗?无论是什么答案都随你。”他看着小个的光学镜,无视了他的懒散,声音坚定:“我想说,我感觉我很幸运,即使你讨厌我,用所有的脏话淹没我,想尽一切的办法摆脱我。但能够为你奉献是我这时最上心的事。”小个子的光学镜在暗处如同锈海的微波,漾出极富层次感的鲜红,灰暗的光环冲破迷雾开始剔透明晰。

“即使我们没有感情的磨合与交融,出发点仅是双方获利。这大概很愚蠢无聊,但我坚信这是正确理智的——我的理性参数现在占据78.67%,它相信我的付出最有利你我。”他轻轻拥抱了推拒的小个子。

小个儿低头不出声,他升温的面甲,在灯光下泛着红晕,手臂上的发光带亮得耀眼。他的火种居然开始疼痛了,因为他第一次凑近小个子忧愁烦恼的面容,感受到了疲惫的恐惧和扰人的无力。

小个子比了个脏话的口型却丧气地叹息:“也许我不该把你想得太过精明,因为你就是个被可笑的利益观左右的傻瓜。”

“你本不该把我想得太过复杂,但也别太过冷酷,我想要你成为……成为你本来的样子。我不想为我自己辩解什么。别总是为难我的好意,它在你这总是无处可去。”

而它那么喜欢你,即使它在你的坏心眼里忧伤遗憾。

批艾斯:
我又来废话……对于无法控制的OOC我觉得真的需要解释。小红的社会地位与bbb的在设定里是天差地别的,相信大家看IDW里的老威就能感觉到吧。

至于小红的OOC我倒是觉得是因为他们阶级的不同而导致的态度偏差。人不可能对任何人一视同仁,就算再想把一碗水端平总会洒。而镜像小红偏偏是生来就与众不同的人😂所以肯定认知和价值观跟镜像bbb都是有很大偏差的。就如同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两个人的差距就注定要跨越更多的障碍,像是那种辛苦地握住彼此的手却心满意足吧。

我一直觉得镜像小红是那种特别理性的人,燃点在那种很重大的事情上。所以觉得恋爱也是很理性的吧。所以有的话很撩有的话十分直男,但他说的都是真的,每次构思他的话都很轻松,因为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做,可靠精明,脾气很好。那些理智与利益观也是他目前一个状态,处于冷静的心动状态吧。不是因为他优秀得让他侧目,也不是他哪儿哪儿好,只要自己对他示好的这种理智的状态。

而bbb的每次就很费心了,因为他偏执,总是怼小红😂还每次强词夺理……不知道怎么把握那种靠近的心动的尺度……我还得加把力。

关于小红文里那些过于理想主义到伤人的话,相信我他毫无恶意,就是他自由表达了他的心声……我已经尽量想写得不高高在上了,但是事实上还是很看起来很有施舍的感觉吧……不过这也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但是假如能跨越这种施舍和不平等,也是一种伟大了吧。

总而言之,他们就算阶级差异和三观不同也逃不出我的脑洞play的……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