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犀花

HIStory(3)[sg红蜂]

HIStory(3)[sg红蜂]

hiahiahia很爽快地ooc了←_←
接上两章      1        2     

PWP ENTRY

请把镜像的性格套用到正常宇宙中,毕竟我对镜像宇宙的了解实在有限,所以请把思维转换到正常宇宙

(虽然很久之前看了玻璃渣漫画但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用余烬代替了火种╭(°A°`)╮我就是假粉了←_←文中都提到那么多次火种啊普神这种存在也不好强行玻璃渣,那我就勉强正常宇宙啊哈哈哈哈←_←)

第一节是红副教授的学生联合发表的文章,第二节是红副教授讲座的结尾。

“我们万分敬爱的副教授,您的荣光如同赛博坦卫星环山的硅化物般永恒,我们愿作一旁散落的沙尘,从见到您的第一眼起,我们就如此笃定。我们誓会追随您,您的愿望就是我们誓死到达的彼岸,我们愿用一切来证明此誓的无疑。
您听到了吗?我们在困苦中战斗,在疲惫中振作,在黑暗中等待您的期盼了吗?谎言什么时候才能终结?你是否也在苦恼这俗世的丑恶?当您的好意被曲解,您的善意被撕碎,您的真理被否定,我们是多么痛苦啊!仿佛深渊的烈火在烧灼每一个电路板,每一个线路在融化般的苦痛。您能感受到吗?能体会到吗?与我们一样仇恨吗?但这些我们都能忍受,都能不介意。
结束这一切吧,为了您,为了您的愿望。
现在的您还在为赛博坦奉献一切吗?我们已经丝毫不理解您的想法了,您的离去让我们痛苦不堪。您以前有多睿智冷静,现在就有多愚蠢冲动。抱歉我们真的不想冒犯您,但是您已与周围格格不入,自从他出现以后,让一切回到从前吧,这是终止恶化的唯一方法。
我们的构想被您弃之不顾。这不正常,自从他出现以后。您近来被他载来载去,您的视物范围缩小了,有17.6%是您关注的实验对象。您无法控制您对他的注视和问候,您看到他语无伦次也会紧张无力,他为您的精彩言论鼓掌时您的光学镜只看他,他不在的课上您经常会提起他。这种现象持续有156个行星周期,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请说明支配您行为的目的。
说实话,您的这些可怕的迹象表明您似乎对您的实验对象过分关注了。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好事,您请好好运算十万次任由其发展的结果。
我们相信这是您超额的善意在影响您的理智,让您做出这些不可理喻的事!您一直都是上天的宠儿,而如今您被偏爱得得意忘形,瞧瞧您的涂装吧,之前华丽耀眼如同神祗,现在却像个三流街道的流浪者,糟糕的技艺和那种垃圾的色彩添加剂,告诉我们您只是暂时性的系统瘫痪好吗?您需要美味高等的的能量补充,而不是那些杂质沉渣占大部分的低等能量,您就算想和您的实验对象一起过不入流的生活也得注意机体健康。虽然没有研究表明低等能量块对机体的直接损坏,可是长此以往对能量传输器官的负荷加重,更易造成隐患。
您觉得这样好吗?您这样为他付出,从生活水平到人生理性,而您到如今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您与他铸成伟大的友谊,而他对您的善念和坚定置若罔闻。他的将来不是天天愁容满面就是年纪轻轻地就被剥离火种,他的生命转瞬即逝。而您注定要活得比他更长久,也必定要精彩辉煌。他会以同样的美德回馈您吗?他会为您焕然新生吗?他对您的感情如同烈火般无语名状无法控制却甘之如饴吗?显然他不会。这些可笑的感性只是您的一时兴起或是对命运的叛逆,就这么回答我们吧。
我们跟您一样善待他,给予他正确的引导。实验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对尺度分寸的把握吗?——还记得第一天您课上的主题吗?这是您反复强调的主题。我们认为您不是忘记了,是有了新的想法和起点,但恕我们难以认同。
我们知晓您的良苦用心,您是想让引导我们一起关注类似实验主体,达到预期的结果。这没什么错,我们也在践行这富有人道主义的提议。
但超越界限的关注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他本不需要这样。这样的越界关注迟早会害了他。您的感情是让他纵身跃入的火海,您的冲动只会让他的毁灭更悲惨,您的救助不过是让他换一种苦难来承受。住手吧,变得理智吧,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没有他,您拥有无限种可能,但您不可能拯救他,您的使命是带领我们寻找真理。
恳求您给我们一个真诚的回复吧。”

“我是红蜘蛛,亲爱的学生们,这是一场正式严肃的讲座。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不同以往的坚定好学,你们的眼神充斥着怀疑和排斥,你们的肢体语言告诉我你们并不想听到这些关于新能源替代性的优劣,我可爱的学生们,你们为什么要执着于那些对你们毫无益处的猜测?对于上次文章里的种种困惑,我对作者们的关怀备至表示感谢,如果你们全心全意地信任我,那么你们可以,就可以不用如此痛苦。
社会进步,对劳动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在前时代合格的劳动力开始被淘汰,于是人为地延长劳动力的成长过程,劳动力不断地被根据各自创造的价值不断分层,不可替代性高的劳动力得到的回报丰厚,相对的,创造价值低的劳动力回报微薄。优秀的劳动力被优待尊重,低劣的劳动力被歧视打压。无论创造的价值多少还是不可替代性的高低,都不应该过多地拔高或贬低其特殊性。我的实验对象是一个特殊主体,他被剥夺了部分合法公民的权利,他甚至在种种错误中沉沦迷途。但每一个人都应有平等的权利,不管他人生起点的糟糕与否,还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判断有误,所属他的权利都是与生俱来的。身份和权利应该是分离的,个人的身份不能弱化其权利的效力——之前我忽略了基础课里一笔带过的内容,才导致你们的认知的严重错误。也许我的话语很滑稽,但他们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碎了的能量饼干还是跟完整的一样好吃,我不会因为它成为了碎片而歧视它的不完整,它拥有被品味的机会和被称赞的美言是跟那些完整的能量饼干一样的。那些被蔑视的碎能量饼干不是自己想碎的,它们只是在很早的时候被伤害到无法复原,然后被分配到廉价的包装里,放在拥挤的折扣处。我和我的实验对象又没什么区别。我们都补充的一样的碎能量饼干,用的是网购的爆款涂装,我搭他的顺风车去公共图书馆占座。我觉得这样很好,这些本来繁琐惹人讨厌的一切,我却越来越觉得得心应手应对自如了,还能从中获得低成本高回报的快乐。涂装本身就是一个个性化的展现,没有必要因为我的收入而自以为地觉得动辄得咎的几万塞币的涂装适合我,我很喜欢我现在的涂装,不要挑毛病说技术不合格,你们奚落的我的实验对象的涂装就是我的拙作,一对比就会发现他就是涂装大师。而那些不可靠的科普文章里所谓的低等能量,只是无所事事急于求成的科学家们的无事生非。我们的能量传输系统复杂而强大,有些器官就是用来为吸收杂质中的稀有矿物而工作的。那些所谓的高等能量补充,虽然易于吸收便于利用,但是过于快速的利用会导致机体超于需求补充,而那吸收稀有矿物的器官会衰竭退化。因为有了那些可贵的矿物,我的发动程序的计算速度是以往的1.37倍。
也许在我的记忆存储中他初期是未接受过系统教育、缺乏理智、无视法纪、品质低劣的无一可取的糟糕印象,他浑身的伤疤让他面目狰狞,一路走来的艰辛难以想象。他并无突出之处,捉摸不定,跟很多人一样,他甚至比大多数人更糟。我对他的行为心理支配并不是出于道德感化或是习惯使然,我反反复复确认过这是我在充分理智情况下作用的,无论这种行为是正确还是错误,都需要我和他来证明,莫名其妙的否定是不理性的。没有人注定生来功成名就,也没有人一定罪孽深重,我深信他一定能继续前进,珍惜第二次的人生,了解这个世界的一点一滴,足够地理智,能够充分地保护自己。他的一生必定比我精彩纷呈,也注定长久而快乐。
不用质疑我的精神状况,我的理智系统它运作正常,占据我思维构建基础的三分之二,我对赛博坦的理想从未有过变化,无论时过境迁还是万物所失,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为它奉献一切,直至回归火种之源。请深信我对赛博坦的忠诚,我为它而生,也将为它而亡。”

皮埃斯:
发现写这种单向对话无比顺手!(ฅ>ω<*ฅ)其实就是对撒狗粮的控诉,和坚持撒狗粮的对峙。
我已经尽力写出构想的小红的无意识的变化了,虽然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是,先开始那种物化的态度不断软化,开始正视bbb,乐意与他感同身受。
其实对于两者的转变我是犹豫的,但是感觉镜像小红的性格成分有那种仁以为己任的坚定和坚持的好习惯,而且感觉他的阶级化并不是很重,就把那些很狗血的设定安上了( •̀∀•́ )那几个“不要”“不用”我也斟酌了下要不要软化语气,但是感觉镜像小红在面对与他的理想和诋毁朋友的行为异常坚定异常攻异常苏就觉得就酱辣😏
是的,我不仅胡扯我还瞎写←_←
学生发表的文章超幼稚超不通顺,但是真有一种什么都不懂瞎扯的赶脚还有浓厚的中二病自以为是阶级滤镜[自我催眠]……等状态好了大修一下[tan90]……要不自己都不能忍[←_←]……自己都在想这种水平怎么发表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当是联合发表的气势和噱头面子之类的作用吧。
sg小红的真的尽力了,引用了些人类社会学家的研究结果,但还是不尽人意。想尽力把人类民法中那种权利平等和自然规则表达出来,但总是找错出口。[外星人跟人类的差距真的大再一次感慨]
其实只想表现小红的心理历程,一点点的感觉表现出来也好。我实在无力描述出他的真挚和勇气,他的睿智和气度真的不是我这种水平境界可以参透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