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犀花

Rather Be

  • 威蜂大法好~

  • OOC以及逻辑已死


“汽车人最近越来越嚣张了,我们必须得想个法子扳回一局!”红蜘蛛的全息影像里他咬牙启齿的崩坏样比平时更丧病。

 

坐在旁边的声波明显地往旁边挪了挪,“提议,合理。”

 

“就是!那帮欠扁的炉渣!我都和迷乱两个人轮流刷装备了,结果被汽车人他们一个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土豪开挂虐成渣。”轰隆隆义愤填膺。

 

“威震天你最近忙着赶稿,现今的形式严重到我给你搬家的时候都定不了神!”闹翻天的殚精竭虑也只在这时候吧。

 

“我刚刚读完威震天新出的诗集,理解不能的地方超出估算值。需要研究。”震荡波的全息影像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科研精英的职业病越来越重了。

 

“那个小矮子怎么还没来?”闹翻天不耐烦地扭头看看门口,“他以前架子也没这么大呀。”

轰隆隆心虚地小心翼翼地瞥了威震天一光学镜。

 

“他之前跟我通讯说他临时接到紧急任务,然后通讯就断了。”威震天看了看旁边空着的位子。

 

 

 

 

 

 

轰隆隆的表情有点僵硬,他悄悄打开通讯,接上大黄蜂的频率,询问情况。那边似乎乱作一团,声势浩大的喷油声让他的音频接收器倍受折磨。那边的大黄蜂烦不胜烦,指挥着迷乱焊这敲那的。轰隆隆的心里捏了一把冷凝液。

 

“兄弟我们以后的美好生活就靠你了,这边有我帮你撑着!没事的!你安安心心地修好管道,再晃晃悠悠地地过来都没问题!”轰隆隆想抽自己一耳光。

 

“蓄油管被弄成这个鬼样子?我没办法了!”听到通讯里一声“扑通”的落水声,大黄蜂吼道:“迷乱!修东西不是那么修的!更糟了!”

 

“轰隆隆我放弃了,我去帮你们坦白。就算是露宿街头也比这种烂摊子强!”轰隆隆想到了大黄蜂的生无可恋脸。

 

“千万别这样啊啊啊!老大新居第一天就无家可归!不能对老大这样啊啊啊!”轰隆隆急了。

 

“你不是拿到维修证书的而且也是正式的维修人员吗?这种小事都搞不定!考证的时候作弊了吧!”迷乱和大黄蜂吵得不可开交。

迷乱你是碳基猪队友吗!要是真惹火了大黄蜂他们的研究报告就没指望了啊!他们自己的文章怎么面对感知器那个不通人情的老怪兽?!不不不!现在重要的是让他修好蓄油管啊啊啊!

默默地挂掉了通讯,轰隆隆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家老大,芯里更塞塞了。如果不在老大回家之前修好的话——结局会怎样简直想象不到啊!!!

 

小弱机加油啊——来自轰隆隆内芯的呐喊。

 

 

 

 

 

大家热烈地投入了怎么对付汽车人的计划制定中。然而对于最近汽车人耀武扬威的恶略霸区行径,怨念可不是光吐苦水就能倾泻的。先是红蜘蛛说大火车闪电嘲笑他惊天地泣鬼神的蠢结果这一消息经过不要面部装甲汽车人的热炒弄得人尽皆知……接着声波自己黑对方帐号挺顺利但人家汽车人那帮小芯光学镜跟土匪一样杀到大本营打砸抢烧还有吊打小动物啊……然后闹翻天说惊天雷他下岗后一直心情不好啦,弃号去星际旅行啦,他现在搭档不在腹背受敌好芯塞啦……最让威震天意外的是震荡波,他说他跟这几天连续跟汽车人斗法连医院预约的光学镜科手术都放弃了……

 “老大你不能再沉沦了!你一定要重出江湖!拯救我们!!!”轰隆隆干杯的时候豪气冲天。

 “同意,由于红蜘蛛的挥霍不节制,霸天虎的经费快要透支了。”声波将杯子中剩余的高纯一饮而尽。

 “嘿!我为了团队经费都把我的外快投进去了还要怎样!我现在就去把那帮炉渣揍得火种源都不认识他们!”红蜘蛛的全息影像消失了。

 “红蜘蛛的行为是消耗他毫无意义的生命。刚刚更新了新的地图,我们要抓住先机。我会及时向你们发布新地图最新情况。”震荡波的全息影像点了下头也消失了。

 “也不早了,休假好无聊啊。我想一回宾馆就泡个舒舒服服的油浴。”闹翻天枕着胳膊迷迷糊糊地搜索新地图的信息。

啊啊啊!不知不觉已经这么久了!破管子的事被忘得一干二净啊啊啊!大黄蜂到底搞定没也不知道发个消息通知我!我得再拖一会!不让老大回家!绝对不能!轰隆隆本来情绪高涨的芯一下子跌入谷底。

 “闹翻天,你大学时是怎么写研究报告的?传授点秘诀。我的论文老是被要求修改。我改来改去都快把整篇给改完了来来回回几百多次那个欠回炉的教授就是不让我过。”为什么要问这个都不知道基础学业有没有完成的人,轰隆隆尽量说得真诚。

 “那迷乱呢?他不是过了吗?你问他去。”闹翻天口齿不清地糊弄。

 你又哪壶不开提哪壶!“认真点!我们选的是同一个专业!他的水平我还不清楚?明明他比我还让教授头大好吗?”

“你问那个小黄矮子,他不是好学生吗?我上大学那会论文都是抢的。”闹翻天敲敲头雕,费劲地搜寻过去关于论文的数据。

 “哈哈哈!你以前比我还……不受教授待见啊……如果你这家伙如果出生在我这个时候你大概是比我年纪还大的大学生了吧……”轰隆隆的内芯得到了慰藉……等等!?他刚刚提到了小弱机!闹翻天你个蠢货!啊啊啊!选你来拖时间简直是我机生的污点!

“建议,威震天尽快回新家。”声波早已看穿了一切。

哦Noooooooooooo!!!头儿你玩我呢!?不过你这么晚才拆穿我说明你看好戏泼废液也很带劲很过瘾对吧对吧!!!

这时轰隆隆终于看到了涂装黯淡的小弱机疲惫的面孔。哦不你怎么现在才来!轰隆隆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扫了大家的兴真对不起。”大黄蜂一脸抱歉地望着威震天。早知道就不帮那两个捣蛋鬼补东墙了,现在的西墙该怎么补啊……

 轰隆隆连忙帮大黄蜂打圆场,讨好地笑着:“小个子工作很辛苦啊老大!我每天写论文写到吐都没看见小个子那家的灯亮着!早出晚归是常情……”

 “切!你这小子哪有说话的份!我们的大作家跟早出晚归的维修小矮子住一起他会不清楚?”闹翻天一巴掌拍在轰隆隆的肩上,一副看好戏的兴奋状。

你个炉渣!怎么这种时候这么精神?而且老大今天才搬进去连夜都没过你个呆子!轰隆隆简直想站到桌子上给闹翻天一个帅气的下勾拳,就像前几天揍找小弱机麻烦的那帮该死的渣崽一样行云流水。

 “轰隆隆,撤退。”头儿你别在这种时候刷存在了……吐槽归吐槽,轰隆隆还是对头儿这么云淡风轻地挥挥手不带走一丝麻烦的洒脱劲感恩戴德。不过过几天还是得想个法子让小弱机帮他写研究报告,不过这次一定会被头儿禁网的……轰隆隆盘算着要怎么转嫁危机。

“嗯,我也去泡油浴了。”一个走的比一个快。 

 

 

 

 

 

 

“事实有点难以叙述……”大黄蜂尴尬地看向别处。

 

 “没事,解决就好。来了就准备接我会新家吗?”威震天拉住小朋友的手,看着上面崭新的刮痕和被冲掉的斑斑驳驳的涂漆,“你做这工作跟你太不符合了,我本以为你会选个斯文点的活,这活跟你的专业不对口。”他再看看小朋友黯淡的涂漆,他回想起以前鲜艳的明黄色。

小个子直接撇开这个话题,“你的新书销售情况怎么样?”

 “销量还好,毕竟不是什么畅销系列。经典总是低调奢华有内涵,需要时间来见证。” 

 “也是,你的小伙伴们对你的新作有什么看法?” 

 “……我想他们对战略规划更感兴趣……”威震天完全忘了那个是新书出版庆祝会。

“早就知道是这样。不能太沉迷于网络游戏啊……你们这几个网瘾……呃……网瘾老机……轰隆隆和迷乱都被你们影响得分不清次元了啊,尤其是声波最恶劣!每天耳濡目染的游戏啊动画啊杂志啊!他都已经够疯的了再不阻止迷乱他们,他们就成老少年精神病患者了啊!”仿佛想到了什么大黄蜂的表情变得难以形容。

“小子,这可是风靡了几千万年从未被时代淘汰的游戏,我和我的团队都已经在里面叱咤风云几百万年。年轻人就应该像轰隆隆他们一样有干劲活力热情,我真是奇怪为什么我们怎么游说你,安利了几十万年你这个顽固的家伙就是不吃?”威震天看着远处数字宣传板上大大的宣传动画,无可奈何地看着一脸笑意的小个子。

“我还不想像迷乱他们那样成为留校万年户。”大黄蜂看着动画上的搏斗画面一阵不适,却还是迎着威震天疑惑的目光夸张地笑着。

“看了我的新作吗?感觉如何?”

“抱歉,工作很多。今天晚上也看不了,家里乱成一团了。”小个子苦笑着摇摇头,“我没收拾好就过来了。放心,喷油漏电什么的已经摆平了。但明天还得好好布置,得麻烦你了新房客。”小个子笑嘻嘻地调侃着,蔚蓝的光学镜看着大个子一副麻烦上身的见鬼样。
 
“怎么每次到你家都这么芯塞?不是被你邻居当成要债的报了警就是什么东西都要轻拿轻放。”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但闹翻天的搬家效率绝对是专业的!轰隆隆迷乱那两个大力士,你的那个超级大的仿真融合炮轰隆隆一下子就抱起来了呢,迷乱还抢……”小朋友说得兴致勃勃,不时还做着形象的手势。但在听到店铺音响里播放的爵士乐止住了脚步,小小的头朝向音源。音响里优美舒缓的旋律回荡,和喧嚣的街道格格不入。

威震天敲了敲小朋友的头雕,让他收回注意力,“原来是我的融合炮把你弄成这样。”

“哦!”大黄蜂觉得他的大脑模块在脑袋里打了几个转还弹了几下,“你太大力了!我的脑模块要碎了!”不知道因为痛苦还是混乱他的表情有些失神,威震天蹲下有些抱歉地轻轻地揉着小小的头雕。

“……是我太心不在焉了……对……”威震天听着小个子含糊的话,有些不快地打断意料中的道歉,“不用说对不起,我不想以后跟你住一起碰碰你都要听你念叨几千万个循环的道歉。好好休息不要说话了。我们快点回家,你忙了一天,明天还要上班,我们要快点回家。”

 

 

 

 


路上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看着前面规规矩矩行驶的载具形态的小家伙,揣摩这个古怪固执的伴侣。

他认为他们需要一些时间磨合,要给大黄蜂一些时间来适应新角色。大黄蜂也在给他时间适应新环境,他们都在相互习惯对方。

“威震天?其实我看了你的新诗集……我……你知道的……我表达不清楚,可是你就是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对吧……”大黄蜂有些低哑痛苦的声音从音响里传来,打断了他的思考。

他想起大黄蜂以前帮他的小说捉虫的时候,看了几千万字又几千万字的小个子一直工作到进入充电的状态,唤他起来的时候他回应的声音就跟现在的一样。

 

那一刻一种难以忘怀的满足感轻而易举地攻占他的火种,仿佛一直就等着这一刻。这么轻松自在,那么让他芯怀感激。

可能是习惯性的,听到小朋友这样的声音,他的火种就会潜意识地提醒自己:你要留住他,不能要求他太多,要尊重他,善待他。

“威震天?我……我看到你的诗集很高兴……你上面写了,说那是给我的……嗯……我觉得高兴还不能形容我现在的感觉。跟你说说我当时的感觉吧……我知道你在听……诗集我看的很仓促,有些地方我很模糊,有些地方印象很深刻。以前我一直以为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跟思想的差距很大,但是看到你的书之后就没有这种蠢想法了……”小朋友总是不走寻常路,而他刚好也吃这一套。

“‘我消失于没有你的清晨,在过去的美好里破碎成灰。’你一定会觉得我会在意这句的,你没有猜错。”威震天看着前面停到路边的小车,也跟着他停在旁边。

“还有那句‘脱身而去的自由啊……在黑暗的水面点开粼光,点亮飞逝而去的过往……’”小个子的声音几乎低得听不见了,威震天还是注意到了小车的微不可见的颤动。小家伙总是在这种不该激动的地方激动,他的沸点总是跟别人不一样。可总是出乎意料地牵动着自己的喜悦,这种感觉美妙得让人上瘾。

“我们不会像那样的,就算有那么一天,我们还是一起的不是吗?”他不由自主地轻声表达现在的感受。

“嗯……我相信。”即使看不见小家伙的脸威震天也可以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牵引着他,包容着火种,不可思议地轻松融洽。

 

 

 


“我还以为你讨厌收拾呢,没想到做的还好嘛,只剩这么一小部分了。你的融合炮该放哪里呢?”小个子头痛地看着放在桌子上的模型询问着坐在旁边休息的威震天。

盯着和房间里的任何设施格格不入的模型,威震天也犯了难。

"阻止不了他们。”大黄蜂摊摊手,打量着被精心保养的模型。

“要不……”大黄蜂光学镜一亮。

威震天感觉大事不妙,“我拒绝把它放到储藏室。这是我亲自设计的,在卡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师傅做的,全塞伯坦就只有这一个呢。”威震天揽住小朋友的肩膀。

“别再炫耀它的独一无二了!对游戏的痴迷请适可而止吧!你的小伙伴们除了轰隆隆迷乱他们大概都偷偷对你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表示唾弃吧?!”小个子顺势枕上大个儿的腿,无奈地憋了憋嘴。

“我们当时都是一起定作的,你知道红蜘蛛他们的仿真射线枪,声波订的可不止他家的那些玩意,还有……而且震荡波还真的把家装修成‘宇宙之巅’地图里那个Boss实验室的样子。”

“别再说那些了,是我输了……”小个子表示芯很累,看着威震天一副不退让坚守阵地的严肃脸,思索着它的归宿。

“把它放到轰隆隆他们看得见却够不到的地方。他们可不敢在你在家的时候肆意妄为吧!”大黄蜂激动得握住威震天的手,光学镜一闪一闪的,得意地大笑,“你肯定也同意对吧!”小小的手掌在空中晃晃,小个子闪了闪蓝色的光学镜。

“如你所想。”大手尽量控制力道完成一次理想的击掌。

“这次比以前好多了!我们又进步了!”小个子甩甩震得酸麻的手躺在大个儿的腿上笑得能量输送管道都在震。

“别笑了,再笑输送管就要笑断了。”威震天按住笑得翻来覆去的小朋友,点了点激动得高温的面部装甲,右手来来回回地抚按小个子黑色的腰部。

“这个……哈哈……叫顺气吗哈哈……?”大黄蜂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脸。

“你又把毕生不可能相遇的字组在一起了。”戳了戳腰侧,小朋友无一例外地想躲没躲开。 

  

 

 

PS:这个是IDW里发便当的BBB去了一个并没有他存在的一个平行世界的脑洞。


评论(5)

热度(33)